很多朋友关心六爻占卜测股票的预测心得,因股票预测还处于不太成熟的阶段所以这里根据自身体会简单说下,说起来还是很庞杂的,涉及的方面也很多。 

        习惯吧,先追溯下历史。民国时的韦千里先生,预测大师,准确预测过**事变,却惨败于股市,说明股市一道的预测确实很难。还有无数的大师也都在股市预测前载倒,也很可惜。说得玄乎一点,这应该和个人的财运、福报、卦运等等都有关系。 

        股市讲究的是顺势而为,人生的命运也是顺势而为,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常开不败的花朵。感觉自己急躁或者运气不佳,不如退而结网,抛开股市,享受一段安静的日子。在命运衰败的时候,强求靠预测挣钱,害的最终是自己。易是变,而股市也是变,以变御变,我个人认为这是股票预测甚至一切预测的真法门所在。 

        人事的预测有机可循,股市的预测其实也有机可循,但并不是人事预测的好,在股市上就能分一杯羹。股市的K线爬上爬下,交易时间里随时在动,要比人事敏感的多,对易学素质的要求也严格的多。比如《增删卜易》中曾谈到“六害全无应验,删而不录”,其实不对,六害在股市里非常有用,就是因为这个敏感不敏感的问题。 

        曾经有个爱好者向我请教,学会六爻大概多长时间,我说什么程度是个会?这不好说。达到一定的准确度和信心,至少得几年的磨练。他又问我,那我专学测股票是不是快点。我说你要专学测股票,估计几年时间也下不来,这有点象《列子》上讲的那个《越急越慢》的故事。 

        测个股,看见是个专门的门类,但需要的也是综合修为。我一贯不赞成将六爻“分科”来写、“分科”来学,比如真要有个求测者来了,问一个很偏门的事情,你能说,这个“分科”我没学过,我不会吗?“分科”学,对六爻来说,是找死。 

        这就像中医,传统中医是不分科的,有是脉必有是理,有是理必有是方,“医不执方”,最终要坚守的是那个一脉传承的医理。有时候在马路上见到一些小诊所,招牌上写的“擅长中医儿科,中医妇科”等等,我就觉得搞笑。来个病人先琢磨,这个人我是要分段治,还是分瓣治? 

        六爻也是如此。我曾见过一个初学者的博客,说六爻的每个“分科”都需要海量的记忆,学了三年,还只敢测天气,我长叹一声,这孩子,唉,算是废了。 

        话虽如此,但是渊博的学识,才是成就预测大师的不二法门。测天气,至少得知道阴天晴天雪天雨天的区别;测股票,至少得知道止盈止损等基本的交易技巧,以及一些财务、经济基础知识,分类指数和外围市场等一些基础内容。至于技术指标,属于所有人看得见的,普适性不强,除非有自己独特的一套。真正赚大和亏大的时候技术指标都是反常态的。 

        不过对于股市的书,还是要读的,因为机遇偏爱有准备的头脑。我以前也读过各种技术指标的书,读得煎熬、头大、心碎,直至自卑。后来就只从大局观上开始读,江恩、巴菲特、索罗斯,“把时间花在经典上,你的生命会从此不同”。这些大师的“保住资本”、“控制情绪”、“集中投资”、“判断错误及时撤退”、“把握节奏”、“不要过度操作”等等观点必须长在自己的脑子里,时时反省。当然,必须注意中外市场的不同,必须从中逐渐摸索出适合自己的操作风格和系统。 

        正如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一样,预测股市,也是以变御变,顺六爻之势而为。别把六爻搞得那么复杂,也别把六爻搞的那么教条。股市有多变态,六爻的表现就有多变态,六爻就像一只弹簧,弹性十足。但我们进市场,就是为了赚钱,整个预测围绕“财”这个大用神就足够了,当然有时候“财”并不是单纯以“妻财爻”的形式出现的,这涉及到事理取用了,这里不谈。有些初学者以为,必须分得很细,比如是否现在高点?比如我是否该空仓?其实没那个必要。只要算这个股在一段时间的趋势就够了,低点进,高点出就够了。当然也没必要非得卡高低点那么准,实际上真想卡那么准,特别难,我们只要跟上那段上涨的趋势就够了。 

        这里要提到一种流传甚广的荒唐的说法,就是说测一天的行情,要把六爻分六段,每爻代表40分钟,可以找到高点低点,实际上,没用,股市根本不会按照这个爻位走,我有很多卦例可以证明,这完全是经验不足之人的臆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