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给大家说下六爻占卜预测中内环境和外环境以及四值对干支五行关系的影响,供爱好者参考。

六爻起卦之法,自下而上,地交天而成爻,积六爻而成卦,用以设卦而观像,拟状而像物。卦成之后,依天地人之变而定世应以明彼此之位;而后纳甲纳支,以爻上所纳地支之五行属性与卦宫之五行相较而排得六亲,比之以人伦义理。

五行六亲既立,而存则五行生克之数者,刚柔也,名曰‘先天种子’,不足用补,有余用泄。”(曾国藩《冰鉴》),此即为《千金赋》开篇所谓“万象纷纭,须一理贯通”之至理。吉凶祸福得失,显于世应用神,而依托于五行生克之刚柔相推之至理,以六亲类吉凶祸福得失之因由。

所谓不足、有余,旺衰也,其理甚为明显,无非五行旺衰休囚死于四时四季也。但在特定的一卦之中,却因有四值生克不同,卦中之爻生克各异,极难明辨。

卦中之爻皆拟物,以事物之运动而言,其中之理,便很容易讲明:世间之万事万物都处在特定时空中,并处在不停的运动状态之中。运动是永恒的,静止是相对的,而一卦既成之一瞬间,即为不停运动中的事物的一个相对静止的瞬间。就像是在一列高速运行的火车上乘坐的乘客,乘客的运动轨迹既为自己行动所支配,也在车厢中,随着列车一起运动,大而言之,列车也随地球围绕太阳旋转。

以此理而言,卦中各个爻位上所纳的地支爻的旺衰,既受卦中内其他爻如动变飞伏五行生克的影响,也受年月日时之影响。这个就是内环境和外环境。

所谓外环境,即为时,那么,什么是“时”呢?日为时,月为时,同样,年为时,时辰也为时,五日一侯为时,三侯之一气为时,元会运世,亦为时。从上篇八卦八节旺衰一节可知,卦宫之旺衰以八节而而论,即为九侯之四十五日,此九侯之四十五日,也为时也。道家之抽添升降,儒家研易之六日七分法、爻辰、卦气、卦轨、辟卦等等,莫不脱胎于此。而六爻中八卦重之而为六十四卦,变之只得4096种定式,却能类万事万物之情况,吉凶得失祸福,相应若斯,因成卦之“时”不同也。

六爻,有命法,相法,占法。而其中之占法,就是所谓“卜”,也就是一事一占。占法之中,所重者,年支、月支、日支、时支,也就是所谓的四值、四建。而年月日,又可称为“三传”。年为太岁,多以命爻言之,喜其静而专,命爻入卦相关乎生死,用到的情况极少。而时辰,为微乎其微之小事,因为时辰之力不永,在杂戏、射覆等日内应验之事占中,极为重要。四值中最重的,就是月支和日支。“月建为万卜之提纲,日辰为六爻之主宰”,此之谓也。

爻所处的内环境,即所谓卦的结构,以动变生克为主像,又有爻位之分。六爻之上,所纳之支,皆代物也,因“时”不同,所代之物亦可以“时”格之,此即为所谓“格物致知”之理。爻如得时,自可旺相,而爻如得令,便有了对其他爻的生克之权,“执天之道,御天之行”也。六位之上之为物,自然有生壮老死之态,此为十二长生诀之用;物有自生自旺,自敝自弃之意志,此即为进退也。而爻与爻之间六合为援手、六冲为冲击、局会而显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之理。

爻处卦中,爻之旺衰状态,受外环境之四值影响,同时又受内环境之其他爻生克冲合而影响,同时,爻本身的状态,又会影响其他爻的旺衰,这就是因为“我”在局中之意,也就是所谓的“反身性”问题。所以,生克,有生而不生、克而不克之分;而三六合,局会进退墓绝有真与假之别,因内外环境共同影响之故。

所以必须以前文所述之一贯之理贯通之,方可明其始终,此即“五行生克之数者”,而吉凶祸福得失响应若斯。

此一节,为一事一占之占断中尤其重者,同时也是六爻之命法中流年占断之入手功夫,望各位易友仔细研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