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机赋(上)

六合之军畏死,我军雄勇可使。

若有降顺当留,令之远调别处。

六合之将,和合之神也。其神所临之地,兵将胆怯,未发兵先思和。此时我兵可以乘势决战,雄勇莫当。若有贼兵来降,是真心归附,竟当受之。但宜远调他方,不可留在本营。恐其穿合线索,勾引我兵归还旧巢也。

白虎之军性猛,久迟必退成空。

若欲尽力攻取,此将有始无终。

若不及时招抚,将来日复兴戎。

白虎为凶悍之神,其性暴戾,猛烈难当,乘势进战,可以获胜。若迟久则成退缩,有始无终。不如及时招抚,必来归降。若不招降,必成大祸。

玄武之军多变,机关莫测通神。

惟以求荣为美,其心畏死贪生。

玄武为盗贼、小人,其心多诡诈反复,故其军多变乱反复,机械变诈,不可测识。然中心退缩,畏死贪生,不顾忠义,不惜廉耻。秦强归秦,楚强归楚,惟以强弱为从卫。欣羡荣华,招之即至。

九地多阴谋,来兵有异伏。

逢之莫急进,用之必败覆。

九地为阴晦之神,将来多阴谋密计,来军多设伏乘虚。遇此时,当相几而动,不可进战,进必全军败亡。只可严营固守,待时而动。

九天之气多刚暴,转变更迁难测料。

遇此兵锋宜避之,可将气神来相较。

九天为刚暴之神,其性善动更番转变,难以测料。遇此敌锋当坚守,以避之。宜细查门上之阴神及门气之旺衰,而考校其吉中犹有凶,凶中尚有吉,以定其灾祸也。

值符休门天晴朗,坤维兵伏宜防早。

主将虚惊利坐中,客逃西南马车倒。

捕捉干宫丑日擒,出军道路知安好。

值符会休门,主天时晴朗,三四月有风,六月有雷,十月有雪。出兵道路平坦,至晚有人窥伺。西南方有伏兵,宜防备。有一蜀中大汉,同妇人来降,主将有虚惊,宜安坐申营。遇子日子时方吉。客将车破马倒,逃奔坤方,不可擒捉。如捕捉贼,伏西北方老妇人甲,至丑日方可擒捉。

值符生门雷兼雨,未时方晴北风举。

兵利南方不利干,主将功成午未许。

客军丑命来防破,捕在妇人草屋里。

值符会生门,天时主大雷雨,未时方止。风自北方来,三日住止。行兵利南方,不宜西北方。山冈下有人,别路有楚中兄弟二人来降,贪酒色,不宜收。主将有大功,当于午未时出兵大利,不可迟。客将亦有利,丑命人来防破之,旌旗数易。捕盗捉贼,有妇人引至草屋下擒之。

值符伤门日象阴,无边风雨不曾停。

兵行逆地攻兵速,路远山高不利征。

主将急宜防刺客,客逃中矢捕休论。

值符会伤门,主太阳有亏,有不测风雨至。行兵遇逆地,当速攻打。三山五岭地势险兀,只宜屯营,不利前进。有败兵来降,宜收之。主将当急移营寨,防有内变。三马并行吉,否则,有刺客。客将中流矢而逃奔,速追可擒。捕捉盗贼,已去,不可得,追之三五日可见面。

值符杜门天大晴,兵遇重关碍不行。

上下不谐降可受,将军劳瘁不宜征。

客军厌战将和解,捕捉逃亡难获寻。

值符会杜门,天时大晴,无霜无雨。出兵行过石门重关,往来皆不利。子丑二时有得。有一人贪酒,有二人贪色,上下不和,来将可受。主将劳疲不可征。客将亦不愿战。宜用说客和解。捕捉难获。

符景云收并雨散,丑日雨霖为军患。

进前必败有舆尸,主沐君恩受封拜。

客将争伤主则强,捕捉之时在离宫。

值符会景门,天上云收雨散,至丑日有雨。行兵难以前进,进则必败。长子率师,弟子舆尸。君子用事,又使小人参之,安得不败。主将得功,大君有命,开国成家,小人勿用。客将马虎争冲,客伤主胜。捕逃三人执绳可缚,在正南方。

符死阴雨坤风晴,若在秋时雷震声。

行军车陷城难拔,主将宜畋不利征。

三日客擒五日败,小人可捉君子贞。

值符会死门,主天时连日雨,必待西南风始晴。二八月有雷声,从地起。行兵有陷车之险,城郭完固不破。有正人自吴中来,用之大利于国。主将只宜田猎,出征防小灾。客将三日就擒,五日亡兵散,主降。捕捉小人可获,君子不可捉。

符惊多雨遇辰晴,地险兵亡祸立侵。

若合奇门方有吉,将旗折喜遇天英。

客军我往人当败,捕捉惟宜术士临。

值符会惊门,主天多雨,至辰巳日方晴。出军地阴有陷军之危,过山涉水,凶祸莫救。遇奇得门庶获安全。有间谍者,即因问可知敌情。主将有折旗之事,无咎,得合天英星方吉。客将此往彼必亡,得奇不可亡。捕捉可获,乃术士也。

符开遇丙必可晴,无丙当霖四十日。

敌国空言不见人,行兵宜水不宜陆。

有奇则胜无奇退,客败逃亡难捕捉。

值符会开门遇丙奇,主天时晴。无丙奇主四十日雨。行兵宜舟不宜陆。敌国相约未见来人,只见信至,其人性刚直,难调和。主将有奇,百战百胜;无奇不可出兵。客将不利,士卒宜用背值符击对冲之法。捕捉见影不见形,迟则可得。

蛇合休,多雨阴,丙日晴明雷电生。

老将行兵干有伏,逢奇可进得秦人。

主军训练方能胜,客将逢灾捕不擒。

螣蛇会休门,主天多阴雨,至丙日辰日方天晴。丙日有雷电,行兵须老将。用兵埋伏在西北方,有奇可进。得一近视眼,是陕西人,有不能可用。主将宜练士卒,出则敌胜。客将渡水有难,若天英在宫下可击。捕捉只宜谨防,不宜捉获。

蛇合生,风雨行,风停雨细巳时止。

主客亦合勿讨寻,遇奇得将贤人至。

主将宜攻守不成,客从干破捕阴人。

螣蛇会生门,主天时风动雨生,风止雨细,己时晴。晴行兵进则伤主将,宜讲和。穷寇莫追,可得一大将,遇奇更得多贤。主兵利战不利守,客将于十三日后可从西北方破之。捕捉在织机房,妇人隐匿。

蛇合伤,风雨狂,若逢大雾见阳光。

兵宜结寨在平洋,遇奇山谷逢君子。

主将刑伤奇不妨,客胜难击捕林藏。

螣蛇会伤门,主天有雨,若大雾无雨。行兵宜结寨在平洋,如遇奇可进山谷,有君子进、小人退之事。主将防兵及之伤,有奇可救。客将大胜,不可击。捕捉则藏在竹木林中,宜缓捕之。

蛇合杜,密云布,若遇辅星三日雨。

行兵设伏在小路,男女来投切莫用。

主将英星称大武,客兵奔败逃难捕。

螣蛇会杜门,主天时密云不雨,若遇天辅星有三日雨。行兵有山有河,可以伏兵。有夫妇二人来投,不宜重用。主将得英星大利,不然仅可守旧。客将亦不利,宜退不宜进,进则失辎重。捕捉贼已去,不可追。

蛇合景,天晴光,三日兑上有火起。

兵进山前锋莫当,主将有灾得邑免。

客军行动将身凶,捕捉坎地剿无妨。

螣蛇会景门,主天大晴,三日有火起于西方。行兵有前边两大山,后边一小山,此处即可进兵。有一矮子从西方来,可用。主将有无咎之灾,得三邑可免。客将行有凶,无攸利。捕捉在北方,可进剿。

蛇合死,晴光丽,奇云掩斗三日雨。

兵进遇火逢文士,主将举动咸得宜。

客军覆败应子午,捕喜无奇擒即至。

螣蛇会死门,无奇大晴,有奇云掩斗口二日得雨。行兵则进,须防火来攻。有天蓬星至,得一文士,得术士,是贤人,否则无贤人。主将上下相合,举动皆利,进退不难。客将有覆军杀将之灾,应在子午日。捕捉则遇丙奇可逃,无奇可擒。

蛇会惊,气蒙茸,丑日艮风云雾散。

行兵山格路难通,主副将兵冲可进。

客贪财帛败无踪,捕在江湖水里逢。

螣蛇会惊门,主天有云雾相连,欲雨不欲,丑日遇东北风方晴。行兵则左山右水阻隔,不可进兵,平洋可进。有丙子荷兵器来,可用之。主将有水灾,惟利用副将,可进,遇天冲星可大进。客将多贪财帛,若贿之可破。捕捉则其人隐在江湖中,为水客,通医兽者可擒。

蛇合开,风雨从,神坛社庙防有伏。

不利行兵遇老翁,主将出征获匪丑。

客来焚死败无踪,捕防格斗有刑冲。

螣蛇会开门,主天久雨无晴。行兵则神坛社庙内有伏兵,不宜进。有一老年人至,谈神仙事,可用之。主将出征有嘉折首,获非其丑。客将来则焚去则死,应三九日见。捕捉则不利,防格斗,且有伤。

太阴值休门,天时常遇阴。

蓬星有雨半月望,兵无桥渡不能行。

有文士,善阴谋,主将病侵休浪战。

客军已渡宜坚守,捕捉东南难到手。

太阴会休门,天时常阴。遇蓬星有雨,二八日应。行兵则前有河水,无桥可渡,不宜进兵。有文士通家来见,善阴谋。主将有疾,不能督兵。客将鸡鸣渡关城,宜守不宜战。捕捉则或东或西,难捉摸。

太阴值生门,丙丁晴乙雨。

兵至鹊巢贼有伏,速宜退步勿前举。

医巽来,知贼衷,主将天冲能破敌。

客军败北泣如雨,捕捉本家丑日遇。

太阴会生门,主天时有雨,丁奇天晴多东南风,有乙奇有雨,无奇骤雨至。出兵则前有鹊巢,乃伏兵之所,宜退不宜进。有医士从东南方来,知敌人消息。主将得天冲星,破敌国如摧柯。客将专听小人之计,用兵必败。捕捉则隐伏在本人家,丑日可擒。

太阴值伤门,艮风晴辅雨。

异人指示贼巢窝,整兵进战贼无旅。

大将怯,士卒勇,主似焚巢无穴栖。

客军前喜后还输,捕捉无功空此举。

太阴会伤门,主天晴明,有东北风自巳时起,至申时止,次日晴。若遇辅星,主有雨。进兵则有异人指示贼巢穴。大将有退志,士卒退而不退,终得胜。主将懦弱,如鸟焚巢无穴可栖。客将先胜后败,先喜后悲。捕捉则是远方人,无家,难定其所,不可捉。

太阴值杜门,丙丁都邑焚。

行兵阻水前难渡,固守前津功必成。

安心腹,帛与金,主防刺客来床下。

客将无能当速侵,捕捉须迅急可擒。

太阴值景门:风雷多雨少。火药伏埋、防火患。平洋地面实堪忧。三人来,腹藏韬。主将利干、巽难讨。客军水厄,守宜早。捕捉:无形、西北道。

太阴值死门,有雨来朝晴。

坤方有伏宜固守,奇到方可破敌兵。

高才客,善游说。主将西南立战功;

客军出坎徐击嬴。捕捉急速便可擒。

又有版本云:太阴会死门,主天时本日有雨,来日晴,有西风方晴。出兵则城西南有伏兵,可守不可攻,必候奇到方可破。有高才人可合诸侯连说客,但不可使敌人。主将利西南,不利东北方。客将有三日大利,两日不利,可于坎宫徐击之胜。捕捉则本人在东方进饭后即行,宜速图之可获。

太阴值惊门,甘霖养万物。

震险利我不利彼,进兵征伐破可必。

有贼降,不诚实,主将三日可全胜。

客将降人贼败北,大将匿离擒难获。

太阴会惊门,主天霖雨时降万物滋生。行兵则东方多险,我利彼不利,可破之。有人来降,有名无实,不可信他。主将命在冲星,有小灾,或三日出师,可以全胜。客将得降人智力,贼可破,有奇不可破。捕捉则是大将避在离宫,可和不可捉。和则有大功,捉则有大祸。

太阴值开门,丑日见阳光。

兵行路坦宜前进,退则遭殃军败亡。

母子来,用不藏,主兵大利东风起。

客谍花言智莫与,捕捉阴人男已扬。

太阴会开门,主天时雨已极,即当日晴,至丑日大晴。行兵则路空亡,可进不可退,退则我军败亡。有人母子同来,子弱母强,不中闭。主将有奇,东风起用火攻,无东风只可固守。客将用间谍来善言。捕捉则女人可获,男子弃逃不可获。

六合休兮奇至晴,无奇申刻北风生。

行兵水阻贤人至,主将谋为多不成。

客军得助浑难伐,捕问阴人卯未擒。

六合会休门,主天时有乙奇实时晴,无奇则申刻起北风。行兵则水道不通,有小人接引。有贤人从震方来,无日后至。主将有谋不成,有为不遂,宜坚守吉。客将得天人力有救,不可伐。捕捉则有女人知音信,在水边,卯日未日可擒。

六合生兮雷无雨,得蓬星兮雷雨注。

行兵宜在西南利,主将守攻咸称意。

客军可破阴谋计,捕在僧房捉可遇。

六合会生门,主天时有雷无雨,如得蓬星则午时有大雷雨。行兵则进入险难恶事消散,利西南。主将进可战,退可守,大吉。客将其士卒不练,多阴谋诡计,可以计破之。捕捉则在念佛人家,可获。

六合伤兮风雨厉,有兵变兮西南起。

行兵奇主干方利,主防火发卯与戌。

客贪酒色兵离异,捕在西方土木民。

六合会伤门,主天时得心星风雨兼至,主西南有兵变,应往吴越。行兵则逢高峻之山,有奇至,兵从西北方可进。有一术士愿投,可信之。主将防火灾,应在卯戌日。客将贪酒色失士卒心,宜协心齐内,作急进兵。捕捉则属土音姓人,在西方木音姓人家可捉。

六合杜兮久雨频,地阴窄兮敌备轻。

出兵九天伏九地,主将家难三九临。

客必损将并折兵,捕匿酒房速去寻。

六合会杜门,主天时阴阳失和,四时失序,时风时雨,四十日方晴。行兵则虽有险途,无埋伏,可进兵。兵出九天方,人伏九地方,士卒可和。主将家有隐忧,三九日有信至。客将折兵,不利。捕捉则藏在酒铺中宿,实时捕之可获。

六合景兮不时雷,坤兵变兮酉辰推。

出兵我利贼就缚,主将遭霖车马亏。

客得天心兵不败,捕捉?家西半隅。

六合会景门,主天有不时之雷。西北方有兵变,辰酉日起。行兵则我利彼不利,其来可破,三人同心,贼人就擒。主将有车马之厄,出阵遇雷雨。客将天时不顺,人心尚固结不可破。可捕捉,则在?家饮酒,西方可捉。

六合死兮无奇晴,路逢陷兮龙虎争。

妇作间谍言难信,主军进退事皆亨。

客有飞符兵亦精,敌诱我军捕难寻。

六合会死门,主天时有雷电,无奇主大晴。行兵则一蛇当道,二虎争冲,途中有伤。有妇人来行间在帐下,不可信从。主将天时顺利,人事亨通,无往不利。客将有主意,有飞符至,多顺少逆。捕捉则是一军为敌所诱在西北方,不可获。

六合惊兮天大旱,城中空兮伏兵悍。

偏将奇谋可即从,主防婢害午来看。

客军将进须防探,捕有虚言终不见。

六合会惊门,主天时大晴无雨,有丁奇至大旱。行兵则三里之城有伏兵,城中皆虚设。有偏将献劫寨之策,可从。主将有一小婢谋害,午未时防之。客将有渡关河之志,宜防备。捕捉则虽有人说信,皆虚诈,军兵为敌所诱,不可捉获。

六合开兮雷电惊,兵宜守险计谋倾。

客自吴来谋可用,主防副将夺权争。

客宜固守犯天嗔,捕捉贼勇反遭擒。

六合会开门,主天时寒露节,多有雷声。若在春时,雷起。行兵则百人守险,万夫难敌。宜用计以破之。有客从吴中来,多出奇计宜重用之。主将有副将争权谋害,不宜进兵。客将天地不交,四时不顺,可守不可攻。捕捉则其人甚勇,捕之反受伤。

白虎加休天即晴,行兵前路有虚惊。

切莫纵兵防中计,百人奋勇敢先登。

主将谋为皆不遂,客军利战莫安营。

捕捉?家不可擒。

白虎会休门,主天时有雨,一日即晴。行兵则有虚惊,若纵兵掳掠,则中敌计,宜慎之。营盘中有百人奋勇敢前效死,宜从。主将谋不成,求不遂;客将利战不利守。捕捉则有一草头姓人,在*家饮酒,不利,不可捉。

白虎加生天即霁,午后巽风三日已。

行兵险阻破东方,处士谈玄心莫喜。

主将贵谋休浪战,客军防烧辎粮地。

捕捉火攻大得利。

白虎会生门,主天时晴,午后有东南风起,三日方止。行兵则有险阻峻小,可从东方破之。有处士着青衣至,谈修玄门事,不可用。主将谋在之我,成之在天,不可强求。客将东南方有火星起,防烧粮食之焚。捕捉则有一将守水道,可用火攻之。

虎伤若得丁奇会,坎主风雷奇不晦。

出兵颠险势堪赢,敌将真降情不说。

主宜严厉不宜宽,客将骄盈事机退。

捕捉急迫翻有悔。

白虎会伤门,主天时有丁奇加坎宫,定有风雨雷电,无奇天晴。行兵则前有虎山龙岭,皆兵马出入之所,可破。有敌将来降,是真情,宜收之。主将宜威严用杀戮,不宜放释罪人,放释即祸生肘腋。客将好胜,谋将事多不成。捕捉则待其人再回可获,急则反去不获。

白虎加杜雾大恶,霉收风起阳光作。

行兵守险勿轻狂,敌有文书称主客。

主将屯兵防阵亡,客军鼠斗牛翻却。

捕捉艮出小桥获。

白虎会杜门,主天时有大雾,多霉风,起则晴。行兵则有人固守隘口,不可轻进。有使客将文书至,得佳音。主帅出师阵亡,宜守不宜进。客将牛鼠相斗,牛伤鼠无恙,午未日有信。不足则灾东北方,山下有小桥处逃避,可获。

白虎加景天心合,时雨时晴三日歇。

行兵拿伏宜往北,营中心膂生反复。

主将色迷用怒激,客将利亥子丑杀。

捕捉自来何用缚。

白虎会景门,得天心星至,时雨时晴,三日后方大晴。行兵则中途有弩来埋伏,宜往北方而进。本营中有腹心人,反复不可同事,宜防之。主将被女色迷恋,不肯出征,以怒激之方行。客将亥子丑出兵利,丑日旺。捕捉则三日后,其人自来降,不必去捉。

白虎加死黄云干,五日雨至灾星缠。

行兵桥断渡河击,中途谋叛岂真然。

主患偷营防袭寨。捕人只在火房边。

白虎会死门,主天时西北方有黄云起,五日后有雨,有小灾。行兵则有水无桥,被敌所折。渡河击之可胜。行至中途,有人谋致不可信也。主将于丑未日有劫营之殃,宜防之;客将地利人和,可战可守,不宜袭人营寨。捕捉则在火房潜藏,宜急捉可获。

白虎加惊有异云,三日狂风发屋惊。

行兵有险不可进,君差良将丑未临。

主不劳兵得土地,客军好战将自倾。

捕惟获信纵难寻。

白虎会惊门,主天时午后有异云铺顶,三日后有狂风坏人房屋。行兵则前有凶险,不可轻进。朝中差委善将至,在午未日时应。主将可不劳兵刃,破人城池,得人土地。客将甘战不甘守,追逐之自败。捕捉则有三五人同谋,在东南方火烧山下,难捉,三日见信。

白虎加开奇至晴,若无奇合雨相因。

行兵宜步休乘马,刺客还防在我营。

主军出入兵皆利,客有助扶战即赢。

捕在营中可就擒。

白虎会开门,主天时有奇即晴,无奇即雨。行兵则车马难进,步兵可进。有刺客在小军营中,宜查察防备。主将出入无往不利,客将一朋友带兵助战,主将宜防之。捕捉则本营中隐藏,即营中获之。

玄武兮休门,白云兮天晴,黄云兮雨生。

行兵鹿走前途伏,远客人来谋可听。

主将有奇方可进,客军坚守战休轻。

捕往他方不可擒。

玄武会休门,主天时白云盖顶即晴,发雹即大雨,三日后方晴。行兵则有鹿走下有伏兵,仅百余人可进。有朋友果妨,是远方人,见之无妨。主将谋事不成,宜守不宜进,有奇可进,亦无大胜。客将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人心坚固不可破。捕捉则已往他方不可捉。

玄武兮生门,微雨兮不久,午戌兮应有。

巽僧引前险可进,游子告信贼情丑。

主将平安称无咎,客军不睦起兵寇。

捕捉东方竹林口。

玄武会生门,主天时微雨不久,应午戌日。行兵则东南方有一僧人接引,入贼营地,虽险可进。有游食人道贼情来,亦可信。主将无咎反利,客将多不和,有越兵为害。捕捉则在东方竹林内人家可获。

玄武兮伤门,霖雨兮济旱,戌日兮方断。

行兵伏遇草头人,商贾人来报逆叛。

主将须防忽中风,客军利涉休登岸。

贼人久向潢池散。

玄武会伤门,主天时有霖雨,可以济大旱,到戌日方晴。行兵则有草头姓人埋伏在山中,举火为号,不可轻进。有商人知贼消息而来,宜敬重之。主将有中风之疾,于子午日防之。客将利涉大川,不利山谷。捕捉则贼人久去,不可捉。

玄武兮杜门,风雷兮电扫,甲寅兮晴好。

行兵临渡须防贼,预探方能免折耗。

主军谋胜战成功,客好营中防火燎。

贼已远去人难找。

玄武会杜门,主天时风雷至,甲寅日方止,有太阳光见。行兵则渡河时谨防贼于河中设计候渡,勿中其计。主将善谋略,出兵大胜,必成伟功。客军当有火灾焚烧军营。捕捉则其人早已远去,不可寻捉。

玄武兮景门,半月兮阳光,过望兮雨狂。

行兵路坦无埋伏,抵掌谈人用不妨。

主军有疾终无咎,客将收兵宜善藏。

捕捉东方五日亡。

玄武会景门,主天时有半月晴,遇望兮而雨。行兵则无险,可进兵,更无埋伏、*伪之情。有人至善言谈,谈必可用,用不误事。主将有疾病,无大咎。客将利涉大川,不利出师。捕捉则贼在东方,五日可捉。

玄武兮死门,蓬会兮雨霖,三日兮不晴。

行兵坤地通微径,献策双双一是真。

主军利动防车倒,客遇求谋事不成。

贼人捕匿在僧庭。

玄武会死门,主天时得蓬星当大雨,三日不晴。行兵则前有大溪,进退俱不可,西南方有小路可进。有二人同来,一人献策,一人图利。主将出师利于举动,但有车折之咎。客将有小军,用女乐献媚,其计不成,无咎。捕捉则在燃火之处藏躲,多是僧道。

玄武兮惊门,乍雨兮乍晴,晴后兮复倾。

行兵有险休轻进,僧道偏能荐贵人。

主军利水乘舟楫,客将将亡木姓擒。

贼已离巢不必寻。

玄武会惊门,主天时有丁奇到,自辰时至午时晴,自午时至未时雨,雨后复转晴。行兵则前有险阻不可进,进则有伤。有僧道引攀龙之客来。主将吉利,登舟楫而行。客将不吉,当败于陆,见擒于木姓人。捕捉则贼知我音信,已离巢穴,不可捉。

玄武兮开门,庚午兮艮风,风起兮日红。

行兵鸟道险难攻,刺客来营信可从。

主将有灾无大咎,客宜坚壁固潜踪。

贼人已在震之东。

玄武会开门,主天时庚午日未时有东北风起即无雨。行兵则有鸟道羊肠之险,可守不可攻。有剑客至,宜重用之。主将有灾,亦无大害。客将亦不宜进兵。捕捉则不在原处,当在东方寻之。

九地会休门,问雨却偏晴,若遇蓬星风雨顺。

行兵有地山名火,险极当从西北行。

主将升迁在日兮,客军多智莫相轻。

捕捉难,何处寻?

九地会休门,求晴反雨,求雨反晴。如得蓬星,有大风雨。行兵则前有地名火山,甚险。当从西北方而进,不日有天使至。主将目下有升擢,客将有机械,不可轻敌。捕捉难获。

九地会生门,霖霪久不停。大水瀑淹军营兵。

军发宜进退休轻,朝颁恩诏显光荣。

主人震怒量非宏,客得坤人助我嬴。

捕捉近在问津。

(注缺,九地会伤门,九地会杜门赋诀,均缺)

九地会杜门,主天时多云,有北风无雨。行兵则陆路可进,水路不可进。有一人骑马至,报敌人消息,甚真。主将三六九日见凶灾,客将利西方,不利东南方,有从巽方发兵击之可破。捕捉则在公吏人家,藏匿西北方上。

九地会景门,无奇必成雨,奇至巳午晴可许。

出兵舟里遇敌粮,文士引儿来见语。

主将功成名大遂,客军乃是倭夷侣。

捕捉尚在巢窝里。

九地会景门,主天时久雨,有奇至巳午日见太阳,必久晴,无奇必雨。出兵则从舟中去,获贼辎重货物,大利。有一文士引一儿来见。主将所求必得,所欲必遂,有大功。客将是外国人得胜。捕捉则其人还在,急去可捉。

九地会死门,天时必大晴,日逢翼轸微雨经。

行兵地险雄如虎,奇到贤人来助兵。

主将力弱不从心,客军大利士卒精。

捕匿在艮巳亥擒。

九地会死门,主天时大晴,过翼轸星值日有雨,亦不大。行兵则猛虎当道,大旱屏迹。有贤人来谒,有奇到则来助。主将心虽欲战,力不从心,得水姓人来助。客军车马士卒皆利,宜先发制人,独不利于主。捕捉则在东北潜藏,巳亥日可捉。

九地会惊门,巳午时多风,云上于天雨不逢。

行兵险胜平洋否,官道来临福曜从。

主将变化如飞龙,客将多疑事不通。

贼已投人捕捉空。

九地会惊门,主天时巳午时有风,密云不雨。行兵则居险地胜,平地交锋不胜。有官人同道士来,是吉星相临。主将如飞龙变化,目下飞腾进退皆利。客将多疑无决断,不敢进兵,有奇至,得太阴相助战,必胜。捕捉则贼已向西北方投降,人去不可捉。

九地会开门,太阳正当空,有雨骤来意外逢。

行兵守吉进则凶,三人交合百谋通。

主将转退进成功,客虽小灾亦利攻。

捕捉贼盗即报功。

九地会开门,主天时太阳当空无雨,若有雨必骤。行兵则君子进有厄退有利,有三人交合百事皆成。主将有天功,退兵三舍,宜速进。客将亦利,有小灾。捕捉则盗贼难逃,三日可得。

九天休门兮,雨散云收兮,午未之日大晴兮。

出兵越境而守兮,虎马命人诈降兮。

主将褒封敕书至兮,客军不利北面受缚兮。

捕得缺唇报信可捉兮。

九天会休门,主天时云收雨散必晴,至午未日时方大晴。出兵则越境而守,有忧。有虎马命人来是*人诈降。主将先宜出境,有褒封,敕书至。客将不利,必北面受缚,有奇至可免。捕捉则必得破唇人报信,捕之可捉。

九天生门兮,遇云连雨兮,严冬之日大雪兮。

行兵险阻可击兮,草头姓人知兵兮。

主将休征副将坐营兮,客将辅车邻人助胜兮。

捕在西方谋事难捉兮。

九天会生门,主天时得天任星至有连日雨,冬时即连日下雪,欲晴不晴。行兵则有险阻处可击,平易处不可击,击之有灾。有草头姓人见来,知兵法,可用。主将不宜出兵,宜副将坐营中。客将有辅车之势,得邻人助阵胜。捕捉则在西方最高之所居住,欲谋大事,不可轻捉。

九天伤门兮,天时大晴兮,旱干之灾三月兮。

行兵峻岭夏破兮,外亲接见大利兮。

主将乘云遇荣兮,客军管鲍莫击其冲兮。

捕捉在东知交藏匿兮。

九天会伤门,主天时大晴,有三月旱灾。行兵则有高山峻岭,六月可破。有外人接引至亲来见,大利。主将步步登云,进退荣显。客将有管鲍之交来,不可击其衡。捕捉则在东方相识人家躲避。

九天杜门兮,此日乍晴兮,黄云次朝午后雨兮。

兵渡大江风起巽兮,两人解粮来妇兮。

主将迟疑战将吉兮,客军遂意亦受显荣兮。

捕在干方术精远扬兮。

九天会杜门,主天时一日晴,如未时有黄云盖顶,次日午后有雨。行兵则利登舟渡大江,有东南风起,有两人解粮革来,又一女人至。主将疑兵有行有战将出兵吉,客将凡事遂意,有荣显至兆。捕捉则是贼在西北方水边住,通术数,不可捉。

九天景门兮,雨后东风兮,三日之期雨止兮。

行兵水阻利西兮,敌信蜀人来知兮。

主将成功褒封至兮,客贪师出用法可制兮。

捕捉水边顷刻可擒兮。

九天会景门,主天时有二三日雨,遇午日东风起,方有雨。行兵则东北方有水阻,不可进兵,利进南方。有一朋友从川中来,知敌消息。主将可安,主收功,不日有褒封至。客将损下益上,师利出师,宜用法之制。捕捉则酒醉在河边人家,即刻可擒。

九天死门兮,阴晦生风兮。严冬无雨雪飘兮。

行兵开山破敌兮,营中忌刻贤去兮。

主将利水不宜步兮,客将乖违急攻可破兮,

捕捉潜移再来可获兮。

九天会死门,主天时五更有大风起,即无雨,但阴晦无日。冬时有雪。行兵则执柯,开小破林可破敌人。营中如虎见兔不能容,贤人有去志。主将不利水战,不宜步骑,有奇至亦可用。客将上下各一心,可破之。捕捉则其人已移居,必然捕捉,再来可获。

九天惊门兮,寅巳日晴兮,午未雨丑子雷兮。

行兵危险缓进兮,武夫持戈助吉兮。

主将褒封五日至兮,客善谋断贤人辅助兮。

捕捉西兑据山难获兮。

九天会惊门,主天时寅巳日晴,午未日雨,丑子日雷。行兵则如履虎尾,如履薄冰,危险可畏,不可轻进。有武夫持戈相助为吉。主将五日后有褒封为吉,客将多谋断,更有贤人辅助。捕捉则在西方峻山下扎营,不可轻进,殊难捉获。

九天开门兮,午未大风兮,冬时久雪不晴兮。

行兵水火利干兮,夫妇同至交通兮。

主将发火慎防灾兮,客勇宜避亥子相进兮。

捕捉动移他往难获兮。

九天会开门,主天时无雨多晴,午未日有大风起,冬时亥子日有雪,久不得晴。行兵则前有大火,后有大水,进兵利西北。有夫妇同来,上下交通吉。主将军中火灾起宜防之无害。客将步步得进宜退避不宜交锋,亥子丑日进兵得利。捕捉则已往他方难获。

八将会门,是值使门会八将也,收用天盘不用地盘。

假如阳二局乙庚日戊寅时,甲戌值符加二宫,伤门值使加七宫,上临螣蛇,是螣蛇会伤门。

占天时主有雨,若大雾,无雨;

行兵则宜结寨在平洋,如遇奇可进山谷,系丁加癸凶格不可进也。

主将防兵刀之伤,如有奇可救,系凶格无救,客将大胜不可击。

捕捉则在竹木林中,宜缓捕之。

余仿此。
 

玄机赋(中)

门气休兮机巧藏,生门岂可即相当。

遇休门,将兵当隐伏埋藏,毋出轻战。遇生门可以出战,坐生击死,一敌万人,若坐死击生必败。

伤乘金克不安和,杜发生机半是讹。

遇伤门兵马损伤,若加干兑宫,或合天心、天柱,是金能克木,必然败北。遇杜门,宜闭塞固守不可出营门,虽欲出兵,实系虚诞。

景气忽闻如霹雳,死中退步是谋生。

遇景门兵威大震,锋不可挡。遇死门兵马瘟疫死亡,战必败没,惟有退兵固守,始得免祸,敌兵挑战切勿应之。

惊门气促不为美,开气施威任纵横。

遇惊门营中怪异虚惊,兵马不久退败。遇开门行兵无碍,四通八达,纵横自如,莫敢阻挡,兵威大震。

细评诸气之宗,亦可曲尽形容。

仔细决之,调度运之,处处成功。

以上细推八门所到之吉凶,各有不同,宜仔细详审,然后可以调度兵马。遇吉则动,遇凶则止。战必胜,攻必取,无不成功。

天乙飞宫莫急进,乘之生合可逃生。

值符加庚为天乙飞宫,甲受庚克,不宜进兵,后应则吉。若乘生门及六仪相合,则可免灾。如六甲加己,六庚加乙,六辛加丙,六壬加丁,六戊加癸是也。

丙加庚位他不欣,我军急急进前程。

六丙加庚为荧入白,庚受丙克,贼兵必来,必主败北。我军当急进兵,应之必得胜,利主不利客。

白临荧位君须避,六乙加辛岂长锐。

六辛加乙锋难当,此刻三军真可畏。

六庚加丙为白入荧,此时贼兵必来。营中当整顿兵马防备以应之,不宜先出兵。六乙加辛为青龙逃走,客兵不利,亦不宜先出兵以攻讨,必主大败。六辛加乙为白虎猖狂,客兵利,宜先出兵,百战百胜,闻风披靡,不利为主,兵甲无存。

庚癸相加难对敌,加己为刑常遭失。

六庚加癸为大格,癸为天网,行兵阻格,难与对敌。六庚加己为刑格,为地户,行兵伤残,必遭败北。

我军值符是六庚,我军须避是丙丁。

切莫移军加景门,庚符所畏火来争。

再临六丙是飞勃,切莫错认龙回首。

如占此时有此格,退则须兮进则逆。

我军以六庚为值符,则兵马出入征讨,不可犯着丙丁二奇。并不可移军到景门上,值符所畏者火也。若庚符临于丙上,名为飞勃,亦为格勃,切勿认为青龙回首。若行兵遇此时,当速退兵回营,谨守营门,可以免祸。若欲进兵大战,必致杀伤流血。

阳用下强非真强,阴用上弱非真弱。

阴阳强弱仔细分,主客动静须斟酌。

进退吉凶要分明,疆场成败要揣度。

吉则行兮凶则逃,但取三胜可逍遥。

甲乙丙丁戊为阳时,己庚辛壬癸为阴时。阳时则神居天上,故当用天盘奇仪星门强盛得地旺相相生,若地盘强,天盘弱,而阳时用之,为无益。阴时则神居地下,故当用地盘奇仪星门强盛得地旺相相生。若天盘强地盘弱,而阴时用之,亦无益。阳时利为客,宜先动,用上强;阴时利为主,宜后应,用下强。为客,利先动,则先进者胜;为主,利后应,则后动者胜。疆场战斗成败在于顷刻,必预先审度,使之成局在胸,然后可以出战,非冒昧而行。既战,求胜,可以侥幸成功者也。吉则行,凶则避。若值符不利,不宜妄动。设或贼兵压境,不能待时,则当取三胜之地以出战。三胜者,一值符,二九天,三生门。坐此三胜之地而击其冲,无有不胜。

若遇三奇多入墓,求之美格亦为祸。

譬如鬼遁用伏藏,此为用格正相当。

凡局中得三奇者,固吉无不利,然乙木到坤、丙丁火到干,皆为入墓,虽值美亦不为吉,用之有凶祸。譬如丁奇与开门休合,上临九地,为鬼遁,利于伏藏、偷劫,此谓用格之法。若在艮宫,为丁奇入墓,用之必主败亡。须在他宫则吉。

自刑伏宫祸自起,请入凶地而击之。

自刑者,甲午到离,甲辰到巽及伏吟是也。自刑之地,则祸从中起,变从中生。当急速整顿兵士,砍破营寨,以劫掠之。亦须择其门克宫,克主之凶地,冲破而砍击之,必大胜。

反吟格须求之进,吉凶反掌非为幸。

反吟事多反复,不利出兵,主中途颠蹶。若得甲加丙、丙加甲、门克宫、吉格,则当立刻进兵。转凶为吉,在于此时,如反掌之易。

反吟之时利乱之,击刑之时利诱之。

反吟之时,主反复颠倒,可以扰乱贼营,乘乱砍杀以取胜。击刑之时,或设伏要路,或藏兵暗地,于是示利以诱之,佯北以引之,使敌入我伏中,起而攻击,无有不胜。

伏吟虽静亦为动,开门九天值符宫。

劫寨安民行军得,奇门全在相合同。

伏吟格,天地两盘奇仪星门皆同和,虽主安静、伏藏,不利动作,然亦有利。动之时要择九天伏吟之宫、值符伏吟之宫、开门伏吟之宫,此三伏吟皆大利。一利偷营劫寨,一利恤众安民,一利行军渡险,三者最利用伏吟天地两盘相合同。遇吉重吉,遇凶重凶,为主为客两者皆利。

美格占之忌重克,天地两盘与时日。

甲日逢庚丙遇壬,地克天兮时克日。

美格者,如龙回首、鸟跌穴、三诈五假、九遁之类,最忌相克。行兵尤忌下克上,或星相克,或仪相克,或门相克。一克其凶犹缓,两克其凶为重。又逢时干克日干,如甲时逢庚时、乙日逢辛时、丙日逢壬时、丁日逢癸时,皆是时干克日干,主下犯上,主胜客。行兵者,不可不知之。

三奇要用须符使,乙奇逢己奇旺处。

更得休门生气助,莫使惊开来相遇。

三奇最吉,若要用之,须合值符值使两宫,然后得力。如乙奇逢甲戌己为木克土,又要乙奇到震宫旺地始得力,又要合休门水来相生,助之尤妙。若合惊开二门,乙受金克,虽在旺地,为力减半。地下六己虽受乙克,而惊开之金为己之子,子能报仇。乙木自救且不暇,安能害人?故主军亦不为灾。

丙奇最喜子逢临,虽得伤门也是欣。

若得景门为此助,休门虽吉亦相侵。

丙奇属火,临于甲子戊上,甲木生丙火,丙火生戊土,此宫最吉。虽合伤门亦伤害,是木来生火,火能助丙,亦主胜捷。若得合景门,火以助火,行军大胜。倘使休门来合,虽是吉门,而水能克火,反主凶祸,避之为吉。

下在壬兮相合同,但逢伤杜不为荣。

遁逃之时若得此,生门吉助足成功。

六丁加六壬为丁壬相合,若会伤门、杜门,虽曰相生,一防闭塞,一防伤害,皆不可用。若逃亡绝迹者,逢之最利,但要生门相会以助之,定得吉。逃者不得,追者不见。

用奇用合举兵时,下寨安营但取之。

乙在庚兮丁在壬,丙临丁上是同心。

奇仪相合两家乘,遇敌应之可罢兵。

交合即为和合格,相宜主客议和成。

用奇门,得奇仪相合,则安营下寨最为吉利,定无凶。天乙在庚上,为乙庚相合;丁庇壬上,为丁壬相合;丙庇辛上,为丙辛相合;戊在癸上,为戊癸相合;甲在己上,为甲己相合。两仪相合,天地和同。主客对垒当议和,罢兵不战而息兵休戈矣。

安营须用未时占,庚与玄武仔细看。

若在山兮樵夫遇,水边渔人更相参。

若从大道行商贾,探听军情也是奸。

须得拘留无走漏,园林村壑索其潜。

安营立寨,须用未时推占。日有六庚与玄武,二者所临之宫,主有贼兵来偷营劫寨,所遇皆是奸细。若在山上,樵夫便是*细;若在水中,渔父亦是奸细。至于商贾、僧道、术士、乞丐等,皆系探听我军之奸细,一切概当拘留,毋得走漏。密遣兵将于村落林木之中搜索伏匿,必有潜躲之贼。

玄武重重内带格,乙在辛上岂利客。

备严来劫贼自惊,生旺收此客情伏。

阳将阴神两重玄武,俱在时干之上,又六乙加辛为龙逃走,是辛金克乙木,不利客兵。此时宜整兵严备,必有贼来偷劫,自败而还。若六乙得旺气,即当向此一路搜捉前去。

辛加乙上利来客,此际占之亦是迫。

若无开惊动神位,虽得凶兮无可畏。

六辛加乙为虎猖狂,是辛金克乙木,上克下,客兵大胜,主军破败。若六辛不会合开惊二门,则阴金无力,虽得猖狂,不甚为害。若会休门,则乙奇得助,辛金泄气。主客若交锋,胜败两平分。

年月日格及兼悖,庚丙之气为相逆。

倘或日格月悖之,纪纲法令终须失。

甲申六庚丙戌时,此为遇悖遭时格。

年月日时干逢庚为格,庚复加丙为格勃,诸事皆勃乱阻格,颠倒难成。年干为父,月干为兄弟,日干为己身,时干为子孙,或以生我之干为父母,我生之干为子孙,比和之干为兄弟,天上时干为己身。各看其所格者,分类以推占之。若天上干逢格,地下干逢勃,为格勃,主纲常倒置,法度废坏。如甲申庚值符逢丙戌时,为时格符勃。此遇格勃,先逢阻格,而后遭勃乱,诸事无成。

天遁生门六丙丁,乘之施令及登程。

丙丁气旺生门助,此为用格实精明。

天上六丙合生门,下临六丁宫为天遁,其方可以发号施令。出兵行营,要丙丁乘旺气又得生门助之,可以兴王定伯,威振天下,从用美格之法也。

地遁开门六乙己,乙奇得使不为否。

设伏安营及埋藏,万用万灵不可比。

天上六乙合开门,下临六己宫为地遁,又为乙奇得使。其方可以设伏安营埋藏兵马,万举万全。

人遁休门共太阴,原来此处可逃形。

阴神更兼六合气,用事逢之真为利。

天上六丁合休门,上临太阴为人遁,其方可以藏形隐迹。若阴神更逢六合临之,可以择勇将选贤士,说敌人和仇雠。举兵列阵、招兵买马、设伏埋藏大利。

青龙回首真美时,值符在丙相辅之。

值符贵神为大将,丙气销金性勿迟。

甲丙丙甲一同看,总是六庚相畏之。

值符六甲加六丙,为青龙回首,木来生火,主兵大利,客亦不凶,出师掠地大振威名。值符为贵神,行兵专主大将。丙火为甲木之子,火能消金,性刚烈,遇庚金即克之,不留余地。六丙加六甲为飞鸟跌穴,下生上,客兵大利,主亦无灾,出兵战斗大利。若会合生门相助,则坐生击死,一战百胜。如丙临六庚,则客军大利,所向披靡。惟六庚值符则俱不可用。

吉门合丙临壬地,雀入江兮实非利。

时干六丙加于六壬之上,俱为朱雀投江,虽有三吉门与丙奇会合,亦不能救。主兵得力,客军败亡,更有文书牵缠,水火之灾。

六仪击刑真是凶,值符天乙遇亦穷。

六仪非值终无吉,吉凶轻重义相同。

此际切宜遁取吉,勿于此地想成功。

子三戌二寅刑四,申八辰四午离中。

戌刑在未寅在巽,巽有巳兮申缓从。

六仪击刑,此时极凶,不可举动。行兵败亡,诸将损伤,终受刑戮,只宜固守逃亡绝迹。虽使六仪为值使,遇之亦不可用。若其方位有刑,犯之不吉。即当避之,另择他方之吉利处行事为妙。甲子到三宫,甲戌到二宫,甲寅到四宫,甲申到八宫,甲辰到四宫,甲午到九宫,皆为击刑。

入墓丁艮乙丙干,所谋吉事一无成。

三奇入墓,闭塞不通,暗昧不振,诸事皆凶。乙阴木长生在午墓于戌,丙火长生在寅墓于戌,故乙丙到干为墓。丁阴火长生在酉墓于丑,故丁到艮为墓。是谓三奇入墓,所谋诸事百无一成。

刑格之占义实真,庚临己位是凶神。

庚癸之格非为鬼,甲寅之将遁从之。

本义甲寅在虎上,庚加六癸大格时。

庚加壬兮为上格,庚加甲辰非是敌。

只因辰丙巳居之,巳本刑申非是吉。

六仪击刑在宫位,三格相逢天地施。

甲申遇巳壬癸上,此方用事实难支。

六庚加己为刑格,加癸为大格,加壬为上格又为小格。三格相逢,出兵车破马倒,中途而止,士卒逃亡,慎勿追赶,反招其咎。贼来冲击,彼亦自受刑伤。

值符加庚天乙飞,贼行遇此莫进窥。

若至前途必有伏,定然此地带伤归。

值符加庚为天乙飞宫格,贼来当固守以避之,切勿进兵。前途必有贼伏要害以伺候,我军虽强,欲进兵必受败伤而归。

倘居天乙伏宫中,速去丙丁备来攻。

若是安居甲地上,庚凶难抵客成功。

六庚加地下值符宫,为天乙伏宫格,必有贼兵来攻劫我营,将军当速移账房到天上丙丁方避之。丙丁火能克金,故将军移营此地,贼来必能败退之。而别调精锐于值符方,以防御。贼至,若安居于值符之宫,则必受贼之伤残,反使贼得成功。

飞格俱从天乙飞,伏宫皆从天乙伏。

遇飞宫格,则将军当随天上值符而飞;遇伏宫格,则将军当随天上方符而伏兵。飞则远避,勿得进攻;伏则隐伏,勿得举动,庶免灾厄。

玄不遇时时克日,小人作事多利益。

更兼玄武相得气,此际占之贼势利。

时干克日干,为五不遇时,是下犯上,*妨贵,主小人得利,君子道消。若遇玄武主贼势猖狂,门宫得气则不可抵御。

丁临六癸雀入江,为主兵兮喜飞扬。

为客强行终取败,定然将士带刑伤。

六丁加癸为朱雀投江,下克上。遇交战,主胜客败。若欲先发兵攻人,则为客,必主大败,将士刑伤。

六癸加丁蛇妖矫,主兵冒守莫自骄。

倘然遇敌终遭害,急迁戊己可逍遥。

六癸加丁为螣蛇妖矫,上克下,主军宜固守。倘有贼来攻我,切勿对敌。若交战必败。将军急宜迁移账房到甲子戊甲戌己两土宫,以土能制癸水,贼来不能为害。

三奇入墓并时日,倘或得一去乘之。

所为动作皆无吉,迭迭相逢当避之。

丙戌之日莫临干,艮中丁丑一同看。

壬辰巽上须知避,乙未应知坤不安。

坤方本为甲之墓,乙未木墓日相连。

日墓之方奇入墓,纵有铁骑也徒然。

三奇入墓者,乙未到坤,丙奇到干,丁奇到艮,又值日时入墓。如乙未丙戌丁丑是也。阴阳各有所为墓,倘遇奇即为凶。若层层迭迭,逢之即当急避。若交锋,必主打败,片甲无存。

三胜生门及九天,值符天乙最当权。值符更得生门助,万举万全无差误。

三胜地,看生门、九天、值符三宫也,最为吉庆。行兵交战,坐而击其冲,士卒一可当百,万举万全,敌兵大败。

丙加值符真为利,客军得用为生气。

甲加丙上主生之,此时为主真得地。

丙加甲,利为客,宜高旗击鼓,呐喊前征,必得大胜。甲加丙,利为主,宜衔枚暗渡,设伏埋藏,后出应敌,必主大胜。

本宫阳将及门仪,阴神余气细求之。

眼前见凶有阴余,阴余有喜终见喜。

倘若搜索俱为凶,此际遁逃不为否。

凡做事行兵出行之木宫,看值符之阳将及使上之阴神,与天盘门仪上之余气,细细推详。若逢凶格、凶门或门宫迫制,或奇仪克墓凶祸相临,须查阴神。得吉将余气复旺相相生,则虽有凶不过眼前一时之灾,终久得胜。若搜索阴神,又无余气又休囚无一善状,则兵败如山崩,不可抵止,宜急移营待吉时再举。

阴余所喜值符临,兼并六合及生门。

但逢吉门必可行,取用伤门及九天。

莫逢白虎见伤残,杜门必须藏匿顺。

死中有救可逃迁,景门虽喜不为绵。

惊飞逢忧必是忧,休门坚守不为愁。

凡作出行行兵之本营,阴神余气,最喜遇者,值符临之为吉利,行兵必能转祸为福、。其次喜六合来临,主将军中有人来求和或求降,事必成就。又要合生门以助之,兵必大胜。但逢吉门,便可出兵。若交战,最利伤门合阴神之上之九天,则战必胜,攻必取。若阴神得白虎,则兵将皆有败衅伤残。得杜门,则伏藏兵马以暗计取胜。得死门则不利行兵,当移营逃遁,避贼凶锋。得景门火性燥烈,虽可出战以取胜,只不耐久,胜后即当收兵自固。若再追便防败衅。得惊门不可出兵,出必遇贼,惊惶自乱。得休门,则宜坚守,安静休兵养锐,各随所合之门,以知兵之胜负也。

翻变阴神暗余气,阴神八将起于使。

余气天盘宫必是,旺相休囚门宫视。

龙从此处得其真,展翅飞腾万法生。

阴余即是翻与暗,借神搜索真无算。

阳将阴神者,八将也。阳将者,以八将值符加于天上,本将六甲,旬头而行。阴神者,以八将值符加于天上值使之宫而行。时干为阳,故干上之将为阳将。时支为阴,故门上之将为阴神。同一人门也,一加于干上,一加于支上,两迁相合而翻出吉凶。吉能变凶,凶能变吉,故曰翻变。如干上之将吉,又要门上之将吉。若干上之将凶,得支上之将吉,则其凶可酒。若干上之将凶,而支上之将又不吉,则其凶败不可救矣。余气者,以天上八门之五行,权四时之气候。当时者为旺,我生者为相,我克者为休,克我者为囚,生我者为废。假如休门属水,旺于亥子月,相于寅卯月,休于巳午月,囚于辰戌丑未月,废于申酉月。余仿此。此余气,得旺相相生之气者愈吉,如逢囚死之气,则虽得吉门无所用之。气之旺相休囚各随四时而定,无有行迹,故曰暗余气。是故,星仪门将遇凶,未可竟言凶,遇吉未可竟言吉。必查值使之阴神与八门之余气,然后可以定之。若阴神余气合得奇,始为吉全。凡行兵出阵,进退无阻,纵横自如,展翅飞腾,随我所向,无不胜捷。此乃借神借时令以搜索其吉凶,灵应无比也。

旺相休囚即从门,吉凶反掌此处论。

旺相之义非时候,生不生兮死不死。

吉凶全凭余气救,生则生兮死不死。

若论八门气何所,开则通兮杜则阻。

景门小喜不久长,休为藏聚不飞扬。

伤能转运捕捉获,惊是忧惶岂得昌。

天上八门当审其旺相之气,此气即所谓余气也。八门之旺相休囚,旺相值时候则吉凶至易如反掌之易。假如休门为吉门,值冬月到坎宫得旺时,居旺地则吉者愈吉。又如惊门为凶门,值夏月到离宫,得囚时居囚地,则凶者不能为凶。若八门不能得生旺之气,则生门不生,死门真死。若余有救,则生门得生,死门不得死。余门皆然。开则四通八达,杜则闭塞阻滞,景门发扬振作得喜而不久长,休门休息聚会而勿扬兵,伤门只可运粮而并捕捉,惊门惊惶忧惧而多一怪异。若未合时候者,吉凶未可遽定。
 

玄机赋(下)

天地定位,风雨无差;吉凶自呈,何用易经。

天地能变,风雨无算;六甲无主,门气难处。

疆场之气最为灵,须自知之即有神。若是占之宜谨慎,何如生克化其真。

进退吉凶从此断,门仪神将细搜寻。九星八卦加八门,决此天机真骨髓。

天高地下乾坤定位,则风雨应期无有差忒。而奇门之天地两盘,亦如天地之安静定位,则风雨自有常期,吉凶自有定准。不必揲蓍求卦,搜寻爻象也。若天地两盘各有生克,八门休旺各随时候,俱难定准,必于盘中参考之。至于疆场争战之事,查看局中胜败存亡,友为足验。但须占者知之,自以运用神妙之术,要谨慎隐秘,视其生克变化之真机与夫进退吉凶之玄奥。皆从八门、三奇六仪、阳将阴神余气搜寻占断以知之,不可徒事口耳,泄漏玄机也。

法在天兮用在人,占物之应莫搜奇。壬先射覆奇克应,恍惚之中用使时。

忽然午未难分别,或言辰巳是和非。此乃轩辕定时法,静中察物辨其宜。

奇门之法玄妙难知,如天之高而不穷。天地间事事物物,悉在其中。吉可趋凶可避,造化可以挽回。随问随答,不假思索,顺乎天而不杂以人,自然吉凶之验,如回应声无不灵。切勿以私心搜索玄奇,以涉于伪妄。六壬以射覆为先锋,奇门以克应为微妙。触机即发,物来顺应。凡, 有所遇,恍惚之中或用当下正时,或随便撮取一时布局推占。云翳雨蒙,皆用此法,不必搜求时刻,只要静心理会,无有不验。

甲乙自然体象木,丙丁火性定无移。戊己中央必是土,庚辛壬癸金水仪。

直木方土金主圆,水形弯曲火形尖。木蓝土黄金色白,火为紫赤水为玄。

长胜他兮即木体,偏斜炎削火形占。形兼方正土为主,金末砂尘也是圆。

多纹多曲皆为水,五行分属并无偏。

此以三奇六仪推占克应之法。甲乙属木,体长色青蓝;丙丁属火,体偏斜炎削色紫赤;戊己属土,体方正色黄;庚辛属金,体圆砂碎色白;壬癸属水,体多纹弯曲色苍黑。

蓬星为白芮星黑,冲是碧兮辅是绿。中央禽将色为黄,心星色白柱星赤。

任星白兮亦兼黄,英星紫兮尤兼赤。追体之时有生克,总然消长搜其实。

此以九星推占克应之法。天蓬水星其色为白,天芮土星其色为黑,天冲木星其色为碧,天辅木星其色为绿,天禽土星其色为黄,天心金星其色为白,天柱金星其色为赤,天任土星其色为白,天英火星其色为紫。而其物之方圆曲直,亦如奇门之法推之。其物之多少、新旧、全缺、生死,皆以生克衰旺推之。

值符贵物及钱财,体是青龙木属排。螣蛇非丑多形怪,假作空虚异处裁。

太阴雕琢文书事,又兼飞物并羽毛。六合原来是布帛,果实相连上下交。

白虎物烈多伤损,铁石相兼破及危。玄武通灵不测物,水族胎形字迹随。

九地之司光不佳,深藏旧物及神祗。九天利器及盘旋,更得有声与有足。

此以八将推占克应之法。值符属六甲,为青龙,是贵神,主尊贵之物及金钱财帛;螣蛇主丑陋、怪异、空虚、花假之物;太阴主雕琢、刻镂及文书字迹或羽毛飞动之物;六合是布帛、果实、二体交连之物;白虎是燥裂损伤之物或铁石之类,其体或有破坏兼有锋芒;玄武是水中鱼蛇蛹蛋、字迹、屈曲、多纹之物;九地是故旧、神像、胡涂、暗昧不明之物;九天是刀恤旋、活动、有声、有足、光亮玲珑之物。

甲乙之气是青龙,木体苍然直瘦同。更有丝麻兼布帛,总然花果属相从。

丙丁之物朱雀是,彩体华形状如尖。更有文书兼字迹,羽毛飞舞属相连。

戊己之属是螣蛇,形若盘旋有口斜。物属土形方且厚,沙与磁器真不谬。

庚辛白虎属是金,体洁身坚若有声。阳气在时真铁石,阴强必定是金银。

壬癸之属玄武是,两体相成形假如。鳞甲水中一切物,更兼水曲及珍珠。

此以时干推占克应之法。甲乙属木,故其物花卉、直瘦或丝麻、布帛、花果之类;丙丁属火,故其物华彩、偏斜、尖角、文字、飞动、羽毛之类;戊己属土,故其物盘旋有口、方厚、瓷器、砖瓦之类;庚辛属金,故其物坚实、洁净、有声之物,在阳宫是铁石,在阴宫是金银;壬癸属水,故其物多纹、弯曲、鳞甲、珍珠、水族之物,或其形状皆两体合成一物。

休为坎坑象,包裹亦相同。生是初成物,身如山体隆。

伤为转动者,其气附青龙。杜有难通利,乍成无有终。

景气必奢华,光芒体似霞。死中无活动,体废定无差。

惊气多损伤,有口及歪斜。开门通利物,刚健动相加。

此以八门推占克应之法。休门属水,故其物有坑坎缺陷,外有包裹;生门属土,是新成之物,其身高大如山之有峰峦;伤门属木,故其物能震动有响声;杜门属木,故其物闭塞不通、尚未成就者;景门属火,其物华彩有光芒,皎洁可爱;死门属土,其物死而不活且废缺不全;惊门属金,其物伤损缺口,歪斜不正;开门属金,其物圆转通利,刚健能动,是官贵家所存者。

诸物形体有分属,将神主管各归宗。

上衣下裳成六合,丝麻布帛是青龙。石为白虎金同主,九天金主石难同。

玄武螣蛇俱转变,再观利器九天重。值符常为首领物,玄武多来下物看。

太阴六合交合物,有声飞舞入九天。歪异螣蛇伤是虎,玄武乘之有秽污。

此以阳将阴神推占克应之法。诸物之形体,六合为上衣下裳相和而成物;青龙即值符,为丝麻、布帛之物;白虎为金石之物;九天为金铁之物;玄武螣蛇相合,其物能转移变动者;白虎九天相合,为利器刀枪;值符是首上之物;玄武是下体之物;太阴、六合是两体相合文彩之物;九天是飞扬有声之物;白虎为伤残之物;螣蛇是歪斜怪异之物;玄武是秽污不洁之物。

击刑之物必无余,定为身伤体不坚。更为刑格占同类,不缺身躯少半边。

入墓之物不遇时,更兼美物不扬之。天乙飞宫将欲损,动之破败真有准。

伏宫之格埋藏物,此物当藏不当露。玉女守门物喜食,隐私和合喜盈溢。

青龙逃走受损伤,本物身形将有失。白虎猖狂口大开,一般美物忽然衰。

白入荧兮因火成,荧入白兮因火败。六合重重何所主,兼之饮食妇人依。

青龙回首钱财进,旺相休囚是总机。飞鸟跌穴文书至,门神气内合其宜。

五行为主多全备,一一挨排仔细推。合体合形合其的,总然灵应要相随。

取其配合各相当,多生多喜多光辉。多死多伤多破败,阴阳变化依次推。

此以诸格推占克应之法。击刑、刑格主刑伤破败,故其物必主伤残破缺。奇仪入墓,必非应时之物,暗昧无光彩。天乙飞宫,将损未损,动之方破败。太乙伏宫,其物隐藏不露,无人见者。玉女守其门,物从饮宴中来,阴私和合之物。龙逃走,其物受伤,身形破缺。虎猖狂,其物有口而张开,美物忽变为丑恶。白入荧,是火中锻炼而成者;荧入白,是为火烧毁而败者。上下丙丁相合,玉女重重,当有酒食欢迎,妇人归依者。龙回首,钱财进益;鸟跌穴,文书到家。总以八门阴神余气休囚旺相推断之。天地两盘推排无差,自无不验。其奇仪星门多生,则多喜有光辉;多死,则多伤有破败。

人取年干为命,主时之局为定。

便取本命为题,次看九星何宜。

推人命运,以本人生时奇门之局为主,然后于局中搜寻本人生干支局,即其为人之本命。取其本命之局,以推其一生之穷通、寿夭、吉凶、祸福、妻财子禄,俱可知也。

正时推占重时位,符为我兮使为配。

此不知本命而以正时推占之命运也。天上值符宫之星仪门将为本身,值符下地盘之星仪门将为住宅、为子孙。值使之门为立业、为妻妾、为官职、为客旅,值使下地盘之星仪八门为地头、为任所、为子女。

生我之干为父母,我生之干为子孙。

比肩即是兄弟,克我官禄兼疾。

我克妻位及财,阴阳分别宜忌。

十干之气本流通,命数相逢有吉凶。

合用奇仪评消长,九宫休旺视门中。

推人年命,以局内年干为主。以正时推占,则以局内天上时干为主。查看各宫,凡奇仪之生我干者为父母,我干所生之奇仪为子息,与我干相比肩之奇仪为兄弟,奇仪之克我干者为官、为疾厄,我干所克之奇仪为妻妾、财禄、为奴仆。皆以奇仪之阴阳分男女贵*,以八门之生克休旺丁各属之吉凶。

父母休兮亲更切,兄弟爱敬心诚竭。

子孙不宜聚与藏,官禄安稳病难灭。

妻妾当为重似珍,财帛丰隆永不绝。

休门主休养安和。父母逢休,父慈子孝和气蔼人。兄弟逢休,真心爱敬无分彼我。子孙逢休,少有和合各守家园。官禄逢休,功名妥手职位安稳。疾病逢休,隐虚暗疾延拖难愈。妻妾逢休,幽闲贞静和偕得助。财帛逢休,钱财进益滔滔不绝。

父母生兮先最重,兄弟和顺自多情。

子嗣兴旺及忠诚,官禄荣华无疾生。

妻妾和同诚且贞,生平财物自嘉亨。

生门主发生安闲。父母逢生,财禄旺相安福尊荣。兄弟逢生,和顺爱敬情谊深切。子孙逢生,家道兴隆义高得厚。官禄逢生,官职高升荣华赫奕。疾厄逢生,身躯强壮无灾无病。妻妾逢生,和顺贞洁。财帛逢生,积聚富厚。

父母伤兮半似萍,兄弟交谊淡无情。

子嗣气美多振发,官禄颇佳疾不成。

妻妾才德调内治,欲多财帛用辛勤。

伤门主振动伤残。父母逢伤,残忍寡爱性若浮萍。兄弟逢伤,一生不和无情无义。子孙逢伤,后嗣美丽振作英发。官禄逢伤,显赫威权亦多掣时。疾病逢伤,手足拘挛骨节疼痛。妻妾逢伤,才德俱全内治有力。财帛逢伤,谋远奔走辛勤成家。

父母杜兮难逢,兄弟不堪交接。

子嗣欲得阴功,官禄难兮病息。

妻妾性难调和,晚年方许财帛。

杜门主闭塞无为。父母逢杜,一生蹇滞牢守家园。兄弟逢杜,彼此睽违情同陌路。子孙逢杜,难生少育须藉阴功。官禄逢杜,仕途闭塞难得职位。疾厄逢杜,少病少灾风病宜防。妻妾逢杜,心性闭涩难以调和。财帛逢杜,少年贫窘晚来方裕。

父母景兮假爱,兄弟面目相待。

子嗣生多实少,官禄疾病年少。

妻妾初和后怨,财物虚花实算。

景门主张大虚华之事,事无实济。父母逢景,浮躁虚假狂风疾雨。兄弟逢景,无情少义面上虚文。子孙逢景,生产难有从养螟蛉。官禄逢景,少年早发忽升忽降。疾病逢景,风火暴疾易作易止。妻妾逢景,聪明智慧心性乖舛。财帛逢景,以无为有虚张实少。

父母死兮难济,兄弟莫伸仁义。

子嗣虽有若无,官禄疾厄无气。

妻妾见克方存,财帛耗伤聊聚。

死门主死亡败绝,凡百无成。父母逢死,病不离床死亡相继。兄弟逢死,无情少义刑克伤亡。子孙逢死,刑伤忤逆虽有若无。官禄逢死,功名不遂南亩终身。疾病逢死,有病难疗终致残生。妻妾逢死,必有死亡继室方安。财帛逢死,虚耗伤败聚散不常。

父母惊兮难稳,兄弟两两存心。

子息才多少德,官禄闲职疾危。

妻妾口舌不和,财帛虽有若无。

惊门主惊惶不安。父母逢惊,生平多怨父子不和。兄弟逢惊,乖戾欺妒各使神通。子孙逢惊,恃财矜夸刻薄少情。官禄逢惊,凶险地面散职闲员。疾厄逢惊,卒暴惊险危笃傍惶。妻妾逢惊,诡诈口舌夫妇不和。财帛逢惊,寡少难聚入不偿出。

父母开兮性似萍,兄弟疏淡半为情。

子孙在此多聪俊,官禄丰隆疾不侵。

妻妾多能及多德,资材易聚亦易分。

开门主豁达开畅。父母逢开,性不真切浮泛相待。兄弟逢开,意不相联似亲非亲。子孙逢开,聪明俊秀科甲贵显。官禄逢开,功名显达职位高迁。疾厄逢开,一生少病强健安和。妻妾逢开,正直果决内助贤能。财帛逢开,资材难聚聚亦易散。

值符天乙为多吉,螣蛇古怪半虚花。太阴谋算非全美,六合多权岂是伪。

白虎伤残多破损,玄武心灵诡诈准。九地暗昧少繁华,九天无情面是假。

此以八将推占年命之法。值符为贵神,加本命非贵即富,正直端方,人皆尊敬,生平有吉无凶。螣蛇加本命,做人必古怪难交,言语欺诳,作事虚花,有名无实。太阴加本命,一生善于计算,阴谋诡诈,终无良策。六合加本命,心性和同,恩仇一类,善恶无分,同流合污。白虎加年命,做人残刻无情,所遇伤损,一生破败。玄武加本命,不是穿窬就是劫盗,立心阴险,做事恶毒。九地加本命。阴晦暗滞,昏迷度日,毫无光彩之色。九天加本命,虚张声势,假装门面,实少情义,不可依仗。

探取格局命宫占,星吉仪安生气全。若得将神为我用,格高元内占为天。

若寻子午卯酉位,临一合一定无偏。五行全备为生气,上下循环为转旋。

此乃占之为尊格,五行迫逆莫交连。旺气最喜阳生阴,不堪阴气迫相兼。

占问性气何所来,旺相休囚将性看。

此以年命格局推占之法。凡人本命之宫,要奇仪无克,九星不投墓库、击刑之乡,不合凶格;宫门相生,阳将阴神逢值符、太阴、六合、九天扶助,又落在子午卯酉四正宫,又属阳时阴星生旺,此为最尊贵之高格局。主其人才学出众,安富尊荣,科甲进登,官居极品,出将入相,封先荫后贵极之命。而其气性,即于八将九星仪奇八门之旺相休囚定矣。

坐命青龙,满面仁风,更和美格,多始多终。

螣蛇之性,虚戏无诚,成之败之,多疑多惊。

太阴之性,多谋多为,刚柔其性,廉洁其德。

六合多情,心性如萍,男无悭吝,女多妖淫。

白虎金神,性急无情,女则多伤,男则多刑。

玄武诡谲,穿窬盗贼,性多*诈,暗地筹划。

九地蒙蒙,其质多恭,幽隐暗计,为毒为凶。

九天锵锵,其气扬扬,无私无曲,为暴为刚。

此又以八将推占人性情之法。六甲值符属青龙,其人仁厚温和,若得美格更妙,做事有始有终。螣蛇之性虚花不实,无有诚信,多疑猜善呻吟,有成有败。太阴多谋多为,能刚能柔,性则廉洁。六合面上有情,心无专主,不生悭吝,女命逢之淫乱污秽。白虎性刚激烈,逼迫无情,有杀伐之心,遭刀兵之惨,在女人则有伤损。玄武性多奸诈,不是穿窬便是盗贼,暗地谋人,人难防避。九地心性昏蒙,禀质重厚,能阴谋善筹划,做事能下毒手。九天性气发扬,浮躁刚暴,英气逼人,令人难当,然心无私曲,掣日月而行,不为暗昧事。

十干迫制不堪当,甲乙金宫怕性刚。

丙丁坎内宜无吉,戊己原来惧杜伤。

庚辛离上为仇敌,壬癸俱愁生死方。

此以十干迫制推占年命之法。甲乙属木,加于干兑两金宫,木被金克,金旺木衰则主折伤之祸,木旺金衰则木无恙。丙丁属火加于坎宫,火被水克,水旺火衰则主有灭亡之祸,火旺水衰则火无害。戊己属土加于震巽两宫,土被木克,木旺土衰则主有痈疽疮毒之症,土旺木衰则土无伤。庚辛属金加于离宫,金被火克,火旺金衰则主有痰火嗽痨之症,金旺火衰则金无咎。壬癸属水加于坤艮二土宫,水被土克,土旺水衰则主有下元虚耗之灾,水旺土衰则水平安。凡门宫奇仪同宫相克犯,亦如此法占之。

九宫最喜是天乙,螣蛇白虎有疾厄。太阴诸宫俱加之,六合不堪女淫佚。

玄武最喜疾并财,九地藏财为大吉。九天刚烈何所宜,官禄命宫真有益。

此以八将推占年命之法。八将之中最喜是值符贵神,命宫及父母、兄弟、子孙宫遇之,必主富贵荣华。螣蛇白虎加之,必主有疾病。太阴吉神不拘何宫,加之皆吉。六合之宫百事和谐,惟妻妾宫忌之,有此必主淫佚无耻、丑声远播。玄武各宫俱不宜,惟疾厄宫加之则终身必少病,财帛宫加之则喜聚金钱必成富翁。九地幽暗闭藏,诸宫俱不喜,疾厄宫遇之尤不喜,必至死亡;惟财帛宫逢之则吉,金银满室,盗贼不能偷劫。九天性烈,他宫不宜,惟官禄宫逢之则主功高显达,职位超迁,并本命宫遇之尤为喜庆。

宫中合格有忌宜,三遁不宜为中吉。甲丙丙甲诸位尊,疾厄不堪逢此格。

金临火位财有耗,火临金位为疾病。螣蛇妖矫俱为凶,朱雀投江厄内厄。

小格大格并入墓,天网击刑伤且祸。诸凶最喜疾厄宫,又有相同及不同。

螣蛇妖矫生怪异,不堪疾厄最为凶。诸般美格俱喜之,此是疾厄当避时。

此以所合格局推占年命之法。诸格中有宜有忌。如天地人三遁是吉格,而本命宫中得之则不吉,只可安守家园,不能显达。惟甲加丙、丙加甲,各宫皆利,而疾厄宫得之,则主一生疾病缠绵。太白入荧惑,作事受亏,一世贫穷;荧惑入太白,火旺克金,嗽咳喘急。六癸加丁,昏迷惑乱,事事伤嗟;六丁加癸,忧愁恐惊,自投刑狱。庚加癸为大格,庚加壬为小格,庚加己为刑格,奇仪入墓,天网四张,击刑、自刑诸凶格逢之,俱有刑伤阻格,惟疾厄宫逢之则无灾无疾。若逢关格、反吟、伏吟,则主反胃痞塞。螣蛇妖矫、白虎猖狂,不利疾厄宫,逢之必主久病淹缠,怪异癫狂之病,有性命之忧。其余诸美格疾厄宫中皆喜之也。

值符九星透羲易,临宫配卦占凶吉。更有门宫配卦法,阴阳动静互相质。

爻中纳甲配宗亲,穷通寿夭六位陈。世是命兮身是应,若居吉位显尊荣。

大限阳升阴即降,便从命上起初终。小限升沉反于此,周而复始出身中。

再查贵神与禄马,刑冲破煞及三凶。

此以值符、值使所到之宫,配合重卦以推占人年命之法。值符之九星为上卦,地下之宫为下卦,合之成重卦,占男子、占在家及本身之吉凶;值使之门为上卦,地下之宫为下卦,合之成重卦,此以占妻妾、占妇人、占出外经营仕途之吉凶。既成卦象,配纳甲取其生克,加以六亲,世爻为命,应爻为身,大运以轨数取之。视世爻之策若干,分阴阳老少之数,再加纳甲干支先天之数,共得若干,以卦爻六数去之,用余数为初限,倍余数去六数为中限,倍中限去六数为末限。每爻十年,周而复始,此大运也。大限自世爻起,阳爻自下而上,阴爻自上而降,五年一爻周而复始。小限亦从世爻起,阳爻自上而降,阴爻自下而升,周而复始。再查贵神、禄马到何爻,刑冲破煞在何位,则穷通寿夭、贫富、贵*皆可预知,详具别卷。

择日须知兼所忌,本命行年宜畏避。三奇要识五行全,六神随运看兴替。

莫将次第说盛衰,泊宫本位君须记。数重刑害数重丧,几处凶神几祸至。

纯阳不利纯阳龙,纯阴不利纯阴地。自刑一遇便遭凶,造命荒唐岂为功。

龙虎二符遇三奇,若得吉地偏多喜。阴阳对照百神藏,胜于九宫数尊帝。

此是通玄经内文,句句真谛须细味。

此是选择吉日法也。凡本命行年,不可遇刑冲破害,待使要得吉星方吉。若遇凶门凶星,必遭殃祸,自刑之日尤不可用。至于通书中选择,必造成一命局尤属不通。甲辰、壬申、寅癸,一为天网,一为地网,俱不可用。然得三奇相合,反能召吉。一切起造营藏,总得太阳对照,百凶皆避,不可为殃。

阴阳二遁分三元,逆顺诸宫自具陈。第一随年求太岁,次看月建打头轮。

月建轮流分善恶,分明更检九宫因。干坎艮离为吉宿,坤兑震巽是四宾。

中宫土宿非良曜,九座惟兹要杀人。超神接气能久悟,择日临方是此真。

年、月、日、时俱分三元,年、月俱用一四七。阴局则日冬至后用阳局一七四,夏至后用阴局九三六,阳顺行阴逆行。第一要查太岁在何宫,次查月建在何宫,即将年月干支所到宫之星,由入中宫顺飞九宫,以查生克吉凶。假如阳一局,以一宫起甲子,二宫乙丑,三宫丙寅,四宫丁卯。如丁卯年月,即以四绿入中宫,五黄飞在干,六白在兑。九星所到各有吉凶,惟五黄最凶,到处犯之,无有不伤人口,选择宜慎之。

随日既能神妙用,再从月建觅游神。从建求来起太岁,只将太岁避凶神。

丧门岁前二宫是,官符岁后八宫分。此是三神游地下,犯之立见祸相侵。

太岁原为地下君,犯之飞祸入门庭。受祸无非是家长,一家沦落不由人。

丧门命要收魂魄,犯之丧祸便临门。死者就中多少壮,常闻哭泣聒比邻。

官符自来招官讼,犯者纷纷起斗争。枷锁狱中无计免,他时流泪不由人。

岁破之星忧宅母,白虎丧讼小儿凶。病符灾疾忧家长,吊客死符丧祸重。

惟有太阳与福德,添丁生子制诸凶。太阴除病家生女,龙德能消瘟疫空。

此是仙人真秘诀,凡夫莫与论其踪。

此论择日以十二支方取太岁定吉凶也。以地盘岁支位上起,一太岁,二太阳,三丧门,四太阴,五官符,六死符,七岁破,八龙德,九白虎,十福德,十一吊客,十二病符,顺行十二宫。犯太岁防宅长大凶。修太阳能制诸煞,移床此方必生子。犯丧门主死丧哭泣。修太阴主生女,散病患。犯官符主口舌官讼。犯死符主灾病死亡。犯岁破杀宅母。修龙德散瘟疫讼。犯白虎主哭泣死亡杀小儿。修福德添丁生子。犯吊客主丧服。犯病符主疾病。

极究机中玄奥,凡占俱备无空。观之宫内何主,次搜消息吉凶。

泄尽天机玄妙,当为圣主图功。虽得千金勿授,妄传小辈兴戎。

若将此法轻言,罪犯天诛不宥。谨藏金匮玉函,更应三缄其口。

此赋发尽奇门玄奥,诸事皆备。先观符使两宫是何格局,有无生克,是否刑墓,然后搜寻其吉凶而详断之。得其要妙之法,可以占卜百事,可以趋吉避凶,可以营造驱遣。战必胜,攻必取,兴王定霸,建功立业,宰制六合,传名千古,真济世之宝也。若妄传匪类,使得真法,兴兵造乱,屠毒生灵,为害不小,慎之重之。

六爻卦师、爱好者招募中,你来断卦,我给钱 !
详情加微信:
zbkf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