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丁六甲与四值功曹、二十八宿、三十六天将、七十二地煞等同为道教的护法神将,经常在禳灾中被道士召请,历行风雷,制伏鬼神。六丁为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是为阴神。六甲为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是为阳神。据说六丁六甲为天帝役使,能“行风雷,制鬼神”。道士可用符箓召请之。
   

六丁(阴神玉女): 六甲(阳神玉男): 
●丁卯神司马卿  ●甲子神王文卿  
●丁已神崔巨卿 ●甲戌神展子江
●丁未神石叔通   ●甲申神扈文长
●丁酉神臧文公 ●甲午神卫玉卿 
●丁亥神张文通 ●甲辰神孟非卿 
●丁丑神赵子玉  ●甲寅神明文章

【六丁六甲的重要性】

     六丁六甲神位虽小,但在道教中却非常重要,经常被道士所役使。

      《后汉书·梁节王传》记载,汉代方士已经有役使六丁六甲的方法,先行斋醮,然后召六丁神,“可使致远方物,乃知吉凶也”。梁节王曾用这种方法来“占梦”。

      《后汉书·梁节王畅传》:“性聪惠,然少贵骄,颇不遵法度。归国后,数有恶梦,从官卞忌自言能使六丁,善占梦,橱数使卡筮。”注曰:“六丁,谓六甲中丁神也。若甲子甸中,则丁卯为神;甲寅甸中,则丁巳为神之类也。”

        张万福《传授三洞经戒法箓略说》:“阴阳翕辟,万二千物具而有神焉。主之者,六甲也……六甲者,一切之纲纪也。”

        南宋王契真编《上精灵宝大法》卷二: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成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

      如今《道藏》中存有《灵宝六丁秘法》和《上清之甲祈祷秘法》,且《灵宝六丁秘法·后序》中称六丁“能长能短,能有能无”。

      道教还有一种六甲符箓,用来“驱恶驱耶”。

      《云笈七羲》卷十四称:“若辟除恶神者,书六甲、六丁等持行,并呼甲寅,神鬼皆散走。”后来此就演变成六丁六甲神。

      《重修搜神记》载:元始命玉皇上帝阵诏,喝玄武披发跣足,金甲玄袍,皂纛玄旗,统领丁甲。丁甲之名来源于天干地支,丁神六位: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甲神六位为:甲子、甲戌、甲申、申午、甲辰、甲寅。丁神六位支为阴,盖为女神,甲神六位支为阳,盖为男神。

      《续文献通考》:“丁卯等六丁,阴神玉女也。甲子等六甲,阳神玉男也。

六丁六甲与宋代郭京之祸(1)  

  什么是 六丁六甲? 1.什么叫“六甲”?“身怀六甲”通俗来讲,“古称女子怀孕。传说中甲子、甲寅、甲辰、甲午、甲申、甲戌六个甲日,是上天创造万物的日子,也是妇女最易受孕的日子,故称女子怀孕为身怀六甲。”这是一些词典中对于“身怀六甲”通俗的解释。

要详细地来解释这个词,需了解天干地支演变的过程.

甲 甲 甲 甲 甲 甲
寅 辰 午 申 戌 子

乙 乙 乙 乙 乙 乙
卯 巳 未 酉 亥 丑

丙 丙 丙 丙 丙 丙
辰 午 申 戌 子 寅

丁 丁 丁 丁 丁 丁
巳 未 酉 亥 丑 卯

戊 戊 戊 戊 戊 戊
戊 申 戌 子 寅 辰

己 己 己 己 己 己
未 酉 亥 丑 卯 巳

庚 庚 庚 庚 庚 庚
申 戌 子 寅 辰 午

辛 辛 辛 辛 辛 辛
酉 亥 丑 卯 巳 未

壬 壬 壬 壬 壬 壬
戌 子 寅 辰 午 申

癸 癸 癸 癸 癸 癸
亥 丑 卯 巳 未 酉

有人做出这样的解释,其中“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分别领起一竖行,称为“六甲”,这是一个时间观念。上面强调了一个五、六为变化之道的思想。在甲骨的刻辞中,前五甲所领竖行中,皆有子日,唯独第六甲“甲寅”不含子日,所以《汉书》说:“日有六甲,辰有五子”,这样就合于五六为变的趋势了。变化带来的是化生,古代传说天帝造物,也当依循此理,所以六甲所代表的是一种演化趋势。   六丁六甲与宋代郭京之祸(2)

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年)11月,北宋王朝的首都东京(今开封)被金国大军围困,金国提出割让黄河以北国土的要求,宋钦宗赵桓惊恐觳觫。宋朝因为投降派唐恪、耿南仲專務議和,命令各地宋军不得妄動,希望这种討好金軍的举动能够止战。等到完颜宗望、完颜宗翰率东西两路金軍围开封城,四方宋兵除了張叔夜的一支勤王的部隊經過苦戰進入開封城,其他部隊無一到達,开封城中只有七萬人。

昏乱的大宋君臣竟然把破敌的重任交给了一位号称会“六甲法”的人。 《宋史·孙傅传》记载,当金国人围城之时,当时的“国防部长”孙傅日夜亲自守城。孙傅非军人,而是文人,进士出身,国家存亡之际,他还读诗,结果看到一首《感事诗》,其中有“郭京、杨适、刘无忌”之语,于是在市井中访得刘无忌,在龙卫兵中找到了郭京。“好事者言京能施六甲法,可以生擒二将而扫荡无余,其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

  另一说法是,郭京乃殿前都指挥使王宗濋向孙傅所荐。《三朝北盟会编》说:“郭京言:”可以掷豆为兵,且能隐形,今用六甲正兵七千七百七十七人,可以破敌。临敌正兵不动,神兵为用,所向无前。’”殿帅王宗濋骄慢无识,闻而异之,荐京可以成大功。”

  大喜过望的孙傅立刻推荐郭京给朝廷。郭京本來是禁軍中的一名老兵,自言善于“使神役鬼”,有“移山倒海、撒豆成兵,隐形潜身”之能。郭京带了两名助手在金殿之上进行试验,一个是被稱為“傅先生”的还俗和尚傅临政,一个是在開封街市卖药的道人刘无忌。試驗過程大致是這樣的:他们用白粉在金殿地砖上划了许多个大圈小圈,大圈外侧的左右边各画一道门,左门上写个“生”字,右门上写个“死”字。试验开始,郭京南面而坐,口中念念有词。郭京喝声“住”,刘道人从衣兜内取出一只猫,傅先生也从衣兜内取出一只鼠。郭京喝一声“生”,傅先生把鼠放在生门,刘道人把猫放进死门,猫鼠一齐进入大圈,彼此沿着小圈转来转去。有幾次,猫鼠擦身而过,鼠并没有畏怯的样子,猫也象根本没有看见鼠一样。这样過了一段時間,郭京又喝一声:“死”,猫、鼠交换了进口的门。鼠一进死门就吓得伏在地上不敢动弹,猫跳过去一爪搭住咬死。如此這般试验成功,在一旁观看的大臣、内侍们莫不称奇。

  观看了现场演示的宋钦宗深信不疑,任命郭京为武略大夫、光州刺史,并赐金帛数万,让他自主募兵。郭京不问军事技艺能否,只选择年命合六甲者。结果所得都是些市井无赖。有武将要给郭京当副手,他拒绝说:“君虽材勇,然明年正月当死,恐为吾累。”此时,金国敌攻益急,郭京谈笑自如:“择日出兵三百,可致太平,直袭击至阴山乃止。”

  主导大宋国命运的国防部长孙傅与宰相何栗都很尊信郭京,倾心待之。有人对孙傅说:“自古未闻以此成功者。即使听信,也要用少数人先试一下,等效果明显后再信任他。今天把国家命运押在这种人身上,恐怕会成为让国家蒙羞的历史笑话。”孙傅不仅不听劝告,还大怒说:“郭京乃是上天派来的人才,敌军情事无不知晓。好在你给我说,你若告诉他人,将治你破坏军心之罪。”

  但是,郭京总是拖延不发功,“非至危急,吾师不出。”孙傅、何栗多次催促,郭京无法再延期,于是某日开宣化门出,却告诉城墙上的守兵全部下去,不得偷看他作法。结果,在金兵的进攻下,郭京挑选的七千七百七十七人,不断败退,跌落于护城河,死尸满河。坐在城楼上的郭京说需要亲自下去作法,然后带领余众南遁。就在此时,由于城墙上已无守兵,金人遂登城,东京顷刻陷落。

  宋朝首都虽然没有天险屏障,但经过一百多年的修建,也如钢铁般坚固,而且宋军掌握了火药技术,拥有“轰天雷”、“飞天炮”等最先进的武器的宋军,在当年金国第一次进攻时已经大显神威。然而,大宋帝国竟然相信一个跳梁小丑的把戏,造成城门几乎对金人敞开。

国都陷落,金国军队抢掠珍宝,虐杀百姓。到了次年三月,金国把宋钦宗和他的父亲宋徽宗废为平民,他们与皇族男女三千多人,被一队牛车,被拉向三千里外的五国城,北宋屈辱地灭亡。

古有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之说。其实,更多是权贵们山穷水尽之时,往往爱相信怪力乱神,而结果当然更加速了自己的灭亡。

  北宋的灭亡当然不是郭京的“功劳”,已经腐朽得即将倒塌的赵宋帝国大厦,郭京只不过又推了一把而已。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四·建炎元年四月乙亥》载,郭京在东京陷落之际南逃,带领“六甲神兵”剩余的二千人至襄阳,屯洞山寺,欲立赵宋德宗室为帝,可见其一切的把戏,无非是想政治投机。后来,他被宋朝地方部队擒获杀掉。